页面载入中...

91岁画家黄永厚辞世:所画如时评,不做旁观者

admin 大岛优香 2020-03-06 607 0

  二月河:清朝没有正史,只有一部《清史稿》,就是对民间一些野史的整理搜集。我原来对雍正的印象不好,因为他抄了曹雪芹的家。如果不抄,留下一个完整版的《红楼梦》不好吗?但也许那样,曹雪芹顶多就是个吟风弄月、懂得一些诗词的公子哥,写不出《红楼梦》来。雍正在位,留下朱批谕旨2000多万字,这得是多大的工作量啊。他懒吗?所以我们要尊重历史,历史上的传说我们可以听,但不能全信。

  比如,野史和电视剧中都有提到雍正矫旨篡位,将“传位十四子”改为“传位于四子”,要知道,清朝写诏书时是满汉合一的,改了汉字,改不了满文。所以说,雍正改圣旨是站不住脚的。至于花天酒地、残害他的父亲等,当时社会上就有这个传闻。其实雍正也很苦闷,这么勤政,为国民殚精竭虑,还有人说他酗酒、好色,这和真实的他相去甚远。这应该是康熙晚年,太子们争位引起民众围观,民众们把这些事情写在日记中,成了我们今天的史料,雍正的形象才有些负面。

  记者:你之前也曾表达过对书价过高的担忧。

  二月河:是的。多年前一次逛书店的经历曾让我耿耿于怀:那时我的新小说刚出版不久,眼见一个年轻人捧在手上读得爱不释手,却在看到书的标价后犹豫地放下了。所以我对盗版感情很复杂。一套《二月河文集》便宜的卖300多元,高档的要500多元,对进城务工青年来说望而却步。而盗版书只要三五十元,也能读到我的书。盗版对穷人有利。他没有钱不是错,想看书也不是什么罪过,我们的书太贵啦。

  其实,不论在哪里,玩金融的都是顶级精英。科技的发展,更让金融玩法复杂加倍,隐匿背后的金融“大鳄”也就愈发云遮雾罩、莫测高深。

  有专业人士告诉经济ke,如果没有内部人士的专业配合,外面的人是玩不转金融的,也没法把机构的钱拿出来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91岁画家黄永厚辞世:所画如时评,不做旁观者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